真正好的音乐要听现场

  • 时间:2019-08-22 14: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张璐诗:我有很多喜欢的音乐家。我对于古典音乐也有很多不同的喜欢的阶段,很难一下子说出来。我近期听得比较多的,是李盖蒂的《钢琴练习曲》,这两年在不同的场合听过的李盖蒂。另一个听得非常多的,是作曲家、爵士钢琴家Brad Mehldau的音乐。我认为,他的音乐把古典音乐和爵士音乐、即兴演奏和作曲都做了非常完美的结合,是现在我视野之内最令我佩服的一位音乐家。

  还有一个特别喜欢的是布里斯托尔的摇滚爵士乐队Get the Blessing。我在海德堡偶然听到他们的音乐会,非常着迷,每个乐手在扎实的技术基础之上,各自砌造个性强烈的旋律或节奏走向,每个人有自己对于音乐的不同的时间感与空间感,但又彼此和谐地将这一切建造成清晰的音乐建筑。此后我在布鲁塞尔、伦敦、曼彻斯特分别看过他们的现场,每次看依然激动,依然想看下一次。

  我心目中好的乐队一定是:现场比录音好。录音是记录特定状态下的罐头,而现场是有呼吸的,是活的。

  我从小就学古典吉他,所以其实基本上没学过民谣吉他,但也弹过。古典吉他在构造上跟现在的民谣吉他不一样。古典吉他指板比较宽,因为它是尼龙弦而不是钢弦,所以从手按下去的手感,到按出来的音色都跟民谣吉他非常不一样。我经常认为并形容古典吉他的音色是古铜色的。我从小弹吉他,大概是从十几岁的时候。我高中时开始在琴上写自己的原创音乐,这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会慢慢发现,在不高兴的时候遇到一些事情,觉得没有办法释放出来的时候,抱着自己的其他,很多情绪就可以在一些新按下的、当时想到的和弦中找到一个出口。

  所以,简单地形容古典吉他,可能有点像非常懂我的朋友,我会对它倾诉。但跟朋友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可能会对着朋友大哭大喊,但对着我的吉他时,我自己会收敛。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会觉得在琴上按下的和弦所最终呈现出来的东西本身已经是一种提炼,而不是生活本身,不是一种哭泣、或宣泄自己的情绪。它已经过滤过了,出来的是比较冷静、有一点不动声色的东西。

  广州人,现居伦敦。4岁随父习古典吉他,8岁获广东省岭南吉他大赛古典吉他二等奖,11岁获广东省女子吉他大赛民谣组冠军。15岁开始在《广州青年报》、《羊城晚报》发表乐评。18岁开始在古典吉他上写歌,大学毕业后参与《新京报》创刊,任文化记者多年。2010年开始旅居希腊,并继续为《新京报》、德国《西南通讯日报》和古典音乐杂志“Crescendo”撰稿,曾为《Time Out北京》写过三年古典爵士乐专栏。译有《帐篷》(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著,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风落之光—ECM唱片的视觉语言》(2018年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旅居欧洲期间,先后为英文日报China Daily撰稿,曾多年为上海《外滩画报》撰稿。

  专访丹麦电影导演Lars von Trier的对话曾发表在英国《卫报》上。现为英国《金融时报》特约撰稿人,常年为《中国新闻周刊》撰稿。

  2013年接受丹麦文化部邀请,到哥本哈根为丹麦的40多家文化艺术经纪公司做以“中国文化媒体报道”为主题的讲座。

  2015年10月签约成为北京摩登天空文化有限公司旗下艺人,2016年底发布首张个人专辑《才不枉过年少吧》,2016年至今先后参演南京、宁波、广州、武汉、西安、贵阳、北京和海口草莓音乐节。

  2018年8月在伦敦Hope andAnchor登台做了英国首演及新专辑首唱,反响热烈,9月再度登台伦敦另一传奇音乐场所The Water Rats。